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

深夜产房:警察拿了一只渗血的蛇皮袋,按响了急诊门铃

好姑娘 HaoGuNiang.CN 时间:2018-06-10 17:35:41  

原标题:深夜产房:警察拿了一只渗血的蛇皮袋,按响了急诊门铃

在我们医院的妇产科,夜班从晚上5点钟开始,到第二天早上8点结束。每一天的深夜,在产房,都发生着不同的故事……

夜里,总有些救护车,载着一些孕产妇,来到产房寻求紧急救治。这天夜里,我和小橘子刚给一位待产的孕妇测完胎心,就听到外边传来了警笛声,侧耳听了听,小橘子说:“这不是救护车,是警车的声音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我问。

“你没听马三立相声说的吗,救护车是高音一秒,平音一秒,间隔一秒,循环反复。声音是:唉~~哟~~ 唉~~哟~~。警车的警笛呢,非常急促,没有间隔。是:完了完了完了完了,所以,这肯定是警车。”

隔着五楼的窗户,我们往下看去,果然,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,停在了我们医院大楼前,从车上,下来了两名身着警服的公安干警,其中一位还拿着一个大的编织袋,隐约看出,袋子里还往外渗出着嘀嗒的血迹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,不会是到产房来的吧?我见了警察心跳就加快。”小橘子说。

我说:“你又没做亏心事,怕什么?”

小橘子说:“就是怕,我也是奇怪呢,是不是前世做过坏事呢。”

我们两个正说着,产房门口的急诊铃声响了。

深夜产房:警察拿了一只渗血的蛇皮袋,按响了急诊门铃_好姑娘haoguniang.cn

“小红姐,还是你去看看吧。”小橘子还有点害怕。

我笑着摇摇头,走到了门口,打开了门,果然,是楼下的那两名警察,站在了我的面前。

“使劲儿,再使劲儿。”

隔壁的产房里,姜医生正在协助一位难产的产妇分娩。本来,产妇自然分娩,都是由我们助产士来助产的,但是,今天的产妇比较特殊,从36周起,一直宫缩不断,怕早产,在医院住了一个月的医院,今天好容易临产了,姜医生怕出意外,才亲自上台接生。

“再使点劲儿就成功了。”

姜医生大声的鼓励着产妇,产妇躺在床上,因为剧烈的宫缩疼,脸都有些有变了形,满是细小的汗珠,已经到了最后关头,胎头出现在了阴道口,我们称之为胎头着冠。

胎头着冠后,再有1到2个宫缩,小宝宝就会娩出了,而胎头着冠后,产妇的疼痛也会达到分娩全程的顶峰。

“哈气,哈气!”

姜医生指挥着产妇,慢慢的哈气,让会阴部有足够的时间慢慢地伸展开,随着最后一次宫缩的出现,产妇大叫了几声,姜医生抓住了胎儿露出的前肩,然后是另一侧的胎肩,小宝宝出生了。

“好了,好了,出来了。”

听到小宝宝的第一声啼哭,产妇也长出了一口气。

“姜医生,这里没您的事儿,您休息去吧,剩下的我们能应付。”

深夜产房:警察拿了一只渗血的蛇皮袋,按响了急诊门铃_好姑娘haoguniang.cn

产房里,到我们医院进修的山西来的小王医生说。

姜医生摇摇头:“没事儿,我再观察一下,看看子宫复旧的怎么样了?小吴,你那里情况怎么样?” 小吴是我们科里的年轻的护士,今天她的职责是检测产妇的脉搏和出血情况。

“嗯,姜医生,血量已经超过500毫升了。”

姜医生轻微的摇摇头,这不是一个好兆头,是产后出血的一个临界点,看样子,产妇子宫复旧不好,有可能要输血。

姜医生正盘算着,是否要事先给血库打一个电话,让他们先准备一些血,免得到时候来不及,小橘子走了进来。

“姜医生,有两位公安干警,到咱们这里,说是想找妇产科的医生,了解一些情况。”

“警察?了解什么情况?”姜医生问。

“我也不清楚,警察也没有说,小红正在办公室,接待他们呢。”

“好,我去看看,”姜医生又看了看产房里的产妇,对小王医生说:“查一查胎盘是否完整,持续检测血量,有异常赶紧叫我。”

“好的,您放心,错不了”,小王医生自信的说:“这点事,肯定做好。”

办公室里,一位年长的警察给姜医生出示了自己的证件,说:“刚才,我们在高速路上,对一辆运输卡车进行常规检查时,发现这个蛇皮袋,里面是十几个血呼呼的好像是胎盘的东西,司机说,是牛和羊的胎盘,我们觉得不像,想请您看看,这是不是产妇生孩子留下的胎盘。”

警察打开了蛇皮袋,我们几个往里一看,哈,太熟悉了,就是人的胎盘。

“您能肯定吗?”警察问。

姜医生笑着说:“当然了,我们天天接触这些,这就是人的胎盘。”

“好的,谢谢您。这下子,我们处罚有依据了,国家有规定,不许个人私自运输买卖人胎盘的。”

小橘子说:“现在人们也真是的,胎盘就是一个营养的输送器官,不会有神奇的功效,从胎儿和母体剥离后,就是一种无用的器官残余了。说吃胎盘大补,真没有什么科学依据。”

姜医生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胎盘的结构,对公安干警说:“这些胎盘,还真不能随便吃,有些胎盘受到多种细菌的污染;还有,如果产妇是乙肝患者的话,胎盘也常常带有乙肝病毒,食用者很容易被传染的。”

送走了公安干警,姜医生正要休息,隔壁小王医生那边又出了问题。

“姜医生,检查过了,产妇娩出的胎盘不完整,产妇还在出血。”

“明白了,我马上过去。”

怀孕期间,胎盘是紧密附着在孕妇的子宫内壁。当胎儿娩出后,子宫内压力快速下降,以及催产素刺激子宫收缩,阻断了与胎盘之间的血流,都会导致胎盘在胎儿娩出后不久即发生剥离。但如果胎盘没有完全脱落,有一部份胎盘残留在子宫,就会造成子宫无法复旧,持续出血。

如果胎盘不完整,姜医生还要把羁留在产妇子宫的胎盘取出来。这是必要要做的。

快到凌晨了,姜医生终于完成了手取胎盘的工作,产妇的出血也止住了,抗感染、消炎的药物也输上了,产妇的生命体平稳了。姜医生疲惫的坐在了椅子上,对我说:“哎,今天净和胎盘打交道了,刚才娩出的胎盘,检查一下,做个病理检查,看看吧。”

第二天一早,我还没来得及把胎盘送病理室检查,产妇的婆婆,罗大妈就来了。罗大妈有50多岁,已经退休了,在医院照顾儿媳妇,时间长了,和我们也熟了,精神头儿可好了。

一招手,罗大妈把我叫到一边,神神秘秘的说:“小红姐,我听说,昨天夜里有警察,把你们产房里的胎盘都拿走了?”

嗨,这都哪跟哪儿呀,看来,谣言就是这么出来的。我赶紧一五一十的把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“原来是这样呀,”罗大妈点点头:“那赶紧把我儿媳妇的胎盘给我吧”。

按照国家有关规定,产妇在分娩前,就要在分娩知情书上提前签署对于胎盘的处理意见,产妇有两种选择:一种是可以自行拿走,如果这样的话,分娩后,我们会把胎盘交给产妇自行处理。还有一种是产妇放弃胎盘,那么,分娩后娩出的胎盘,医院会按照医疗废物集中处理。

我说:“您放心吧,大妈,等会儿我们做一个胎盘的病理检查,没问题,就给您。”

病理科检查结果,胎盘正常,罗大妈高高兴兴的用一个袋子,包着胎盘回家了。

第二天中午,罗大妈来到了医院,给产妇送来了一碗熬好了的粥,产妇吃了两口,感到不对味儿,问:“妈,这粥是什么熬的呀,有股奇怪的味道。”

“唉,这是我昨天拿回去的胎盘熬成的胎盘粥,你喝吧,这个大补呢。”

“哎,胎盘呀,我可喝不下,”产妇皱着眉头,对一旁的老公说:“还是你喝吧。”

产妇的老公还没有说话,罗大妈一把拿过了胎盘粥,说:“他还年轻,不用吃这个,我拿回家,给老头子喝吧,他最近,身体虚了。”

深夜的产房,什么事都可能发生,门铃每一次响起,都是生命在叩门。静静的,听助产士小红姐为你讲述那些生死相依、悲欢离合的产房故事。下一夜又会发生什么呢?关注小红姐的《深夜产房系列故事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