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

在那个寒冷的冬风里,我终于读懂了父亲

好姑娘 HaoGuNiang.CN 时间:2018-06-10 16:06:26  

原标题:在那个寒冷的冬风里,我终于读懂了父亲

冬天的风真冷。早晨起来的时候,天还是灰蒙蒙的,一阵风吹来,我不禁打了个寒噤。

厨房里的灯亮着,父亲的身影映在窗子上,留下了一片模糊的轮廓,有袅袅白气从里面飘散出来,让人感到一丝温暖。

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起来的,他起来的时候应该是蹑手蹑脚的,就连打开房门也是轻轻的,生怕惊动了睡梦中的我们。有次因为有事起床早一点,我目睹了父亲起床后的动作:他把脚步迈得是那样轻,就像踩在了一团棉花上,连一丝声响都没有,厨房离我们的房间那么远,可他推开厨房的门也是轻的。看到父亲这样小心翼翼的模样,我的心里甚是好笑,不过现在想起来,不觉有些责备自己不能理解父亲。

父亲原本是君子远庖厨的,因为母亲是家里的一把好手,厨房里的种种琐事他只会“添乱”,后来母亲去了城里给兄弟看孩子,父亲则留在家里帮着我们照看孩子。

因为孩子小,再加上平日里我和爱人还得忙学校的工作,早上起来都是匆匆忙忙的,一个人给孩子穿衣服,一个人到厨房做饭,就像两只旋转不停的陀螺。每次父亲都是木愣愣地呆在我们房间的外面,准备接过穿好衣服的孩子。后来他提议说:“早上的饭还是我来烧吧,岁数大了瞌睡少,早起来也有个活儿干!”

看着父亲一脸的自信,我和爱人都点头同意了。

第一天父亲烧饭,我是站在旁边了的,生怕他有那点做的不对,家里用的是煤气灶,一定得嘱咐他注意安全。父亲做的很认真,淘米、加水、熬粥,每个步骤都是有条不紊,几天下来,我彻底放下心来,把烧早饭的任务交给了他。

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,一定成为了习惯,好像一切都是应该的。我和爱人可以稍晚一点起床,甚至可以慢慢地洗漱,洗漱完了就可以吃到热乎乎的早饭。

这天吃饭的时候,父亲向爱人要点给孩子套棉衣用的棉花,我有些不解地问:“您要这干啥?”

“天冷了,我缝个暖袖。”父亲的回答让我有些酸酸的,要是母亲在家,这些东西她早就缝好了的,年轻的爱人是连针都用不好的。

爱人很快就把棉花找了出来,还找出了一块布,父亲笑呵呵地接过来顺手就放到了旁边。

当我把父亲缝制暖袖的事情忘了的时候,他竟然把暖袖递给了我:“晚上戴着,暖和。”

我不觉愣住了,接过来暖袖一看,那针脚很大,甚至有露棉花的地方,可不知怎么的,我觉得这副暖袖就像是一件艺术品那么美丽。

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原来父亲缝制暖袖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我。我想起前几天曾经抱怨说天太冷,晚上看书的时候一会儿手就冰凉。听在心里的他就用自己笨拙的手为我缝制了这么一副暖袖。

站在冬风里,望着父亲的身影,想起这副暖袖,我发现自己真的读懂了他。